中国张掖网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新浪微博

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张掖网 >> 印象 >> 木塔风铃 时光里的她 来源:中国张掖网    0 人参与互动 2019年04月04日 16:55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以前课堂上学到这首诗时,总是不太理解,是多么深切的悲伤,能让人伤心欲绝?直到外婆突然逝去,那巨大的悲痛压到我喘不过气来,像是有人狠狠抓着心脏,我才明白,这世上真的有这样深重的悲伤,它似乎会随着时间慢慢消散,但其实,它扎根在你心里。不经意的一句话,不经意的一个场景,都能让它发芽生长,然后思念成殇。

  外婆啊,我真的很想她。

  小时候,几乎每个寒暑假都是在外婆家度过的,有表哥和我一起玩,外婆还很宠我,她会给我做好吃的,给我零花钱让我买零食,她不管我和哥哥玩到几点,只是到饭点的时候,会一声一声唤我们回家吃饭。那应该是我最快乐的日子了。后来慢慢长大,外婆慢慢衰老,和她在一起的时间也越来越少,只能偶尔去看望她。但即使这样,外婆还是会很高兴,张罗着给我们做好吃的,还总是说谢谢我们去看她。你看我的外婆,她总是这么彬彬有礼,让我到现在想她起来,满满都是懊悔。

  有一次大学放暑假,外婆摔倒在院子里,本来就不灵便的腿更是无法走路,妈妈让我去照顾她。那段时间,外婆不停地说谢谢我,我是她的孙女呀,照顾她是应该的呀,谢谢我什么呢?那时候她腿脚不方便,只能坐在休息,没有什么娱乐方式,总是絮絮叨叨和我聊天,可我不耐烦,不爱听她老掉牙的故事,应答地很敷衍。渐渐地,外婆就不常说话了。再后来,假期结束我去上学的时候,看着瘦弱的外婆,我忽然伸手抱了抱她,“外婆,你要好好的。”那是我和外婆的最后一次拥抱。

  去年八月份,外婆说很想念我,于是周末去看她。当时她想让我和她住一晚上,可我不知抽什么疯,非要回家,待了一下午,就回家了。走的时候,她仍像以前很多次一样,站在门口的小路上,冲我挥手:“那快回去吧,路上小心,到家了给我打个电话。”每次走的时候,她总是会说这句话,可那次,是她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

  那是我最后一次见她。

  外婆啊,真的对不起她,如果早知道,她会悄悄离开,我一定在每次见面的时候,都飞奔过去给她一个大大的拥抱,我一定拉着她说上十天十夜的话,我一定多陪陪她。

  我的外婆,她出生在1939年,她是一个很普通的农村妇女,她育有两子四女,她做的饭特别香。我最爱喝她熬得鸡蛋汤,最爱吃她做的土豆烧肉。她总是坐在炕上靠窗的那一边,晒着太阳,眯着眼给儿女们绣一双双的鞋垫。她总是竖着耳朵听大门口的动静,若是听见属于儿女们的脚步声,她就笑的眯起眼来,“你来啦,快坐下!”。她总是告诉我要诚信守礼,她的心中满是感恩,“谢谢”是她的口头禅。她信佛,每天总会早早起床,打开佛机,在静谧的佛教音乐中,虔诚地上一炷香。她总是叮嘱我们,门口卖菜的叔叔来的时候,要提醒她,她好去买点菜给我们做饭。她身体不好,总是有一大堆的药要吃,但屋子里,总是干净而明亮。她总是絮絮叨叨,越老却越像个任性的小孩子,可我们都没什么耐心好好哄哄她,似乎忘了,小时候任性的我们,也是她温柔地哄着的。后来病重的时候,晚上睡觉她总是呼吸困难,只能整夜整夜地坐着打盹。她总是对儿女们满怀歉意:“对不起啊,母亲的病,连累你们了。”2018年9月4日,她永远离开了我们,享年80岁。我也永远记得她出殡的那个清晨,阳光清冽而美好,但我的外婆啊,再也看不到那么美的清晨。

  不过没关系,我们每一个亲人,都是她生命的延续。我们每一个有关她的记忆,都是她人生的勋章。每次想起她来,心口会疼,但却愉快而欢畅。(陈彩霞)

 

 

编辑: 张玉茹

最新相关新闻

张掖网络警
察报警平台

公共信息安
全网络监察

经营性网站
备案信息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甘肃省精神
文明建设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