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张掖网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新浪微博

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张掖网 >> 印象 >> 木塔风铃 花寨胡麻油 来源:    0 人参与互动 2018年05月18日 11:26

  “卖胡麻油了,卖花寨子的胡麻油了,卖花寨子的纯胡麻油了……”叫卖声一声高过一声,惟恐意思没道清,影响了自己胡麻油的生意。

  花寨,是位于祁连山下、丝绸古道上的一个乡镇,也是生我育我的地方。习惯上人们总爱在“花寨”后面加个“子”,叫成“花寨子”。花寨子盛产胡麻籽,胡麻籽可以榨出香喷喷的胡麻油,通常被称之为“清油”。这里的人爱吃胡麻油,尤其土生土长的花寨人,从小都是吃胡麻油长大的。

  多年前,在花寨子的土地上,主要种植胡麻、豆类、小麦等老三样作物。每逢夏天,一尺多高的胡麻开花,蓝莹莹的花儿,碎碎的,亮晶晶的,一骨朵儿,一骨朵儿,次第盛开,成为一片蓝色的花海,好看得很啊,真不亚于那常让人们夸赞的油菜花。《汉书》记载:“张骞始自大宛得油麻之种,亦谓之麻,胡以胡麻别之。”《中国医学大辞典》载:“胡麻,彀类。别录上品,相传汉张骞使西域,得其种而还,故名。”《本草纲目》:胡麻取油,以白者为胜,服食以黑者为良。《本草从新》:胡麻服之令人肠滑,精气不固者亦勿宜食。这就是说胡麻不仅有食用价值,还有非常好的药用价值。古人惜墨如金,而且,经历了多少朝代更替,饱受了无数战火洗礼,能留下这片言只语,应当是一段历史的见证,是农耕文化的传承。

  如果望文生义地猜测,胡者,胡人也,汉族之外的民族,这就说胡麻原不是本土的。本来,胡麻就是张骞从西域引进的。看来,那些杂草是在排挤胡麻、围攻胡麻,抑或是喜欢和胡麻在一起也未尝不可。胡麻,相对于麦子,相对于杂草,也许就是异性。麦子磨成面粉,养育身体、维持生命,可是,单纯有麦子、有面粉却不香、不美味;用胡麻油呛了锅,就很香,很美味,用胡麻油蒸了花卷馍馍,就比实心馒头好吃,解馋;用胡麻油榨的糖花油果子,吃了还想吃,总也吃不够。然而,假如只有胡麻油,不放面粉,却什么也做不了,胡麻油是断然不能直接喝的。

  胡麻另有别称叫“亚麻”,呈扁卵圆形,一侧较薄,一端钝圆,一端尖细,并歪向一侧,长约4~6毫米,宽约2~3毫米,厚约1.5毫米,表面呈棕色,平滑而有光泽。胡麻喜欢凉爽湿润的气候,耐寒,却怕高温,适宜在凉爽、湿润的气候生长;种植的土层要深厚、土质要疏松、土壤要肥沃,最适宜在排水良好的微酸性或中性的河西走廊土壤里栽培,还要和玉米、小麦或豆类交替着倒换茬地,不能连年在一块地里种植。从这个意义上说,正是花寨冷凉灌区特殊的地理位置,成就了胡麻的生长。

  在流传至今的甘州民歌中,有一首民歌叫“胡麻小豆子”,据专家考证,这首民歌的发原地就是花寨。其歌词大意是:“胡麻小豆子,三石六斗三,倒掉揽上,倒掉揽上,倒掉又揽上……”在甘州民歌中“上”发“hang”音,其曲调显得欢快、明丽、节奏感强,充分体现出了农人丰收后的那种难以言表的愉悦心情。那是一种亦歌亦舞,跳动着的音符,从这里说明胡麻在花寨生根落户已源远流长。

  种胡麻是很繁琐、很累人的,产量也不是很高。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花寨胡麻的种植面积越来越小,人们愈发不喜欢种植胡麻了,即使有人种,也只种够自家吃油的量便好。人们改种能够酿造啤酒的大麦,再也不用蹲伏在地里薅草了。用喷雾器装一定比例的除草剂,再兑上清水,来回一喷一洒,干净利索,省时省事,一天就能消灭几十亩地的杂草。秋天大麦获得丰收,使用大型康拜因收割机,省去了收割、捆扎、拉运、码垛、打碾、扬场等诸多工序,一步到位地完成秋收任务,正好城里建了酿造啤酒的麦芽厂,需要大麦做引子。工厂买,农民卖,一买一卖,简单,利索,了事。

  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一个个都成了高脂肪,不知理的人们一股脑儿全怪到胡麻油上来了。渐渐地,人们想吃正宗的胡麻油就有些困难了。似乎超市里到处都在叫卖,商铺的招牌也挂着各式各样的广告,商家唾液四飞竭力强调自己的正宗和纯粹,大喇叭反复广告着自家的货真价实,地沟油也趁机钻了空子。

  一时之间,放眼花寨大地,那片蓝色的胡麻花星星点点,那片像蓝天一样纯净、散发着香气的、招惹杂草疯狂生长的、引得蝴蝶翩翩、蜜蜂嗡嗡的胡麻花海只在梦里寻觅和回忆了。没有胡麻花的盛开,就说明没有人种胡麻,没有人种植胡麻,那么,大街上到处叫卖的纯胡麻油从何而来?不是假冒伪劣产品又是什么,人们不时地发出了这样的拷问。

  多么希望几百年、或者是二千年前张骞从西域大宛国带来的胡麻种子在花寨或整个河西走廊遍地开花,希望那蓝色的胡麻花在夏日里与蓝天交相辉映,回味悠长的胡麻油继续找回它应有的自信。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花寨小伙子,用手提,用肩背着纯正的花寨胡麻油走进了城区,吆喝声渐渐回响在了城区的市场、街道、小区。(下转A02、A15版中缝)

  很快,一家“拓家香”的花寨胡麻油注册了商标,花寨大地夏天蓝色的花海又出现了。胡麻种植农民专业合作社如雨后春笋般成长,不单单是花寨,花寨周边蓝莹莹的花也多起来了。接着成立公司,购进先进的设施设备,整个榨油生产线从炒胡麻到最后成品胡麻油贴商标,筛选、压榨、去除杂质、脱胶、二次水冼、油水分离、自然沉淀、冷冻脱蜡、成品灌装等多道工序,所有检测指标均优于国家标准。

  花寨人民是最勤劳的。因为有了自己的商标和包装,花寨胡麻油凭借二十多年积攒出来的良好口碑,已迅速走进城区各大酒店、粮油店和百姓家。如今,随着信息化时代的到来,正如花寨小米能冲出国门走向非洲的赞比亚一样,相信有一天,花寨胡麻油也会打开市场,走向世界。(南山子衿)

 

 

编辑: 邢琪琦

最新相关新闻

张掖网络警
察报警平台

公共信息安
全网络监察

经营性网站
备案信息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甘肃省精神
文明建设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