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张掖网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新浪微博

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张掖网 >> 印象 >> 木塔风铃 霜降之后 来源:    0 人参与互动 2018年01月05日 10:07

  清晨,拉开窗帘,窗外俨然伫立着深秋,看不到悠远的蓝,只是一张灰蒙蒙的脸。推开窗户,冷清的风倒像是一个个调皮而又身手敏捷的孩子便迫不及待地挤进来,似乎要把房间里高出室外的那点温度全部收入囊中,我忽然感觉秋天是个最放肆最霸道的季节。树的枝桠间绿叶和黄叶平分秋色,没有了阳光的点染,自然少了几分光泽,红衰绿瘦黄憔悴。这样的时候心里总有一种微妙的疼痛。我似乎也是一棵瑟缩的树,那些日渐单薄的叶子都长在我的身上,一枝一叶怕秋风,落一片叶子,多一分冷清。这个秋天,没有肆意的秋风撩拨我的思绪,没有了绵绵秋雨打湿我的记忆,我没有看到过“乱红飞过秋千去”的那分寂寥,自然也没有“秋风秋雨愁杀人”的凄凉。没有这些秋意满满的诗句做铺垫,我倒也悠然地走过了这个秋天。每当下午上班的时候,我就像是穿行在一条光阴的河流中,左岸是夏的明艳,右岸是秋的妖娆,因为花依旧在开,叶子还没有肆意落,所以我常常感觉穿梭在夏秋的过度地带,心里居然有几分窃喜。小城的秋天其实是最深奥了,像是一本精美的诗词鉴赏辞典,飞花落絮都是一首首古典诗词,多少人对它的美都只是一知半解,我也不求甚解,最美的章节藏在岁月的深处。没有课的时候,把自己放逐在校园里,看月季自开自落自风流,它才不去介怀是夏还是秋。我一直喜欢植物的沉静与坦荡,走在落叶满怀的小径上,我似乎就游离在世俗之外,忘记了一地鸡毛的生活。看看月季花又落了一地的花瓣,深红、浅红、纯白、淡黄都攀爬在泥土上,好像把她们要嫁给雪花,尽管有几分不情愿,可是总比下嫁给泥土好吧。楼下,爬山虎的叶子红得让我有些匪夷所思,在我的记忆中,红叶似乎在香山亦或是橘子洲头,可是在这个秋天,谁染红了她的脸颊?谁一点点偷换了她青葱年华?原来红颜也是一种别样的凋零。更多的时候,我就喜欢把自己安放在那饱满而又清澈的阳光里,有时候什么都不想,看着窗外那一隅蓝得一丝不苟的天空,听着孩子们的说笑声,我感觉自己特别像是蜷缩在温暖的一隅的一只猫,慵懒得像是失去了手脚。其实我是不喜欢猫的,可是那时候我真的感觉岁月迈着猫步优雅地来来去去;我又是像是繁茂的枝桠间的一朵花,藏在光阴的深处,不随着岁月的打磨而凋零,我喜欢这样简静的时光,把自己泡在阳光里,就像是我把菊花、玫瑰花泡在我的茶杯里,我可以嗅到花朵的芬芳,大自然能否感受到我的幽香?每当想到这里,我就哑然失笑了,没有人比我更多情了。我喜欢放一些草原上优美的旋律,我感觉校园似乎就是我一个青青牧场,放牧着孩子,其实也丰腴了自己,有时候感觉到青春的味道就像是青草的味道一样凛冽。有时候下了晚自习,在昏黄的灯光下,我踩着凌乱的叶子,看月亮瘦成了一把弯刀,似乎切割着我的流年,我总有一种生生的痛,就在如此熟稔的路途上,却走丢了我的青春,走丢了孩子的童年。楼下草坪上躺着的黄叶似乎就是秋天的书签,也是从秋天到冬天的名片。我常常暗自思量,季节之间的交接仪式如何进行?是短兵相接还是和平交接?这满地的黄叶是不是昨晚刀光剑影里,秋天仓皇而逃丢下了一地的盔甲?算了吧,比草木多情的永远都是我们人类。其实,也该到了北风萧萧黄叶飘飘的季节了。这两天天气预报说要降温,我就心里暗暗忖度,昨天是霜降,霜降节气含有天气渐冷、初霜出现的意思,是秋季的最后一个节气,也意味着冬天的开始。岁月就被这些节气切割着,我感觉到了切肤的疼痛。大自然比我们人类更敏感,哪天霜降了,哪天小雪了,看似任性,其实,大自然才是大手笔,把一年四季写成了一篇恢弘的散文,因为节气的贯穿,自然做到了形散而神不散。偶尔的任性,譬如春天一场雪,冬天一场雨,何尝不是大自然的天性。雨夹雪,我盯着手机上这三个字愣了很久,每一年的秋冬之交似乎都有一场雨夹雪,好像雨和雪的较量就是秋和冬的界定了,这是一场暧昧的争夺,本来就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谁说冬天的怀抱里没有秋天的遗腹子。记得重阳节的那天,我和学生一起欣赏重阳节的诗词,当说到“尘世难逢开口笑,菊花须插满头归。但将酩酊酬佳节,不用登临叹落晖”,我说,人生的快乐就在当下,如果过好每一天,就过好了一生,而多少快乐又安放在酒杯里,把酒言欢就是对节日最好的尊重方式。孩子们笑着,我时时想,如果没有高考的羁绊,我把语文课堂一定烹制得津津有味。很多时候,我喜欢课堂上的随意,多少美丽的节日都在文字里绽放,我自然把美好的心情在课堂上定格。我喜欢文字带给我的那份温暖和踏实,我也希望文字成了孩子们成长路上的一把精神拐杖。因为心中文字绽放,多么不堪的生活都会熬过。 “秋风萧瑟天气凉,草木摇落露为霜,”多么生动的一页书签,就夹在这个霜降过后的日子里。隔着一前多年的时光,我还是触摸到了他心底深处的柔软,没有人能奈何得了思念,就像是没有人能拒绝了爱恋。 “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沉思往事立残阳”,那个叫纳兰容若的男子,隔着几百年的时光,我们坐拥着同一个秋天。他的那么多的文字承载着他所有的苍凉与疼痛,所以华丽的文字大多不是盛开在幸福的枝头,最美的秋天都在他的笔端绽放。我知道,过不了多久,不管你愿不愿意,我都得迈进冬天的门槛,不知道有几场飞雪可以把冬天翻卷过去。当我敲响这些零零碎碎的文字的时候,秋天又所剩无几了,我心里还有涌动着切切的等待,我是等待一场雨把秋天背影湿透,还是等待一场雪让冬天白了头,我不知道。可是我只是知道,霜降之后,冬天像是一只驯兽在远处蹲守着,接下来,小雪、大雪、冬至、小寒、大寒都像是驯兽在这个冬天里的华丽表演,等到落红化成泥,花香融入雪,春天又像是绿茸茸的仙人球又带着风沙,携着雨雪匆匆而来。而霜降之后,我能做些什么呢,我就把飞絮、落叶、霜花、雨雪、鸟鸣、蝉影、鸽哨等都收集起来,盛放在满月中,加点盐巴,撒点星光,腌起来,等到雪花带走了我的睡眠,我斟上一杯岁月的陈酿,让自己醉倒在冬天的路口上,等到雪花们手挽手搀扶我,我又跌跌撞撞走进又一个春天!

 

 

编辑: 邓瑞

最新相关新闻

张掖网络警
察报警平台

公共信息安
全网络监察

经营性网站
备案信息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甘肃省精神
文明建设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