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张掖网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新浪微博

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张掖网 >> 文苑 风满田野绿满川 来源:金张掖周刊    0 人参与互动 2017年09月07日 11:28

  每天睁开眼睛,看到外面明亮而又坚硬的阳光,心里就有点绝望。就像是一场持续的高烧不退的那种焦躁与无奈。

  这些日子,空间里微信上很多文字都与天气有关,看着那些文字,眼神都有一阵汗涔涔的迷蒙。我把视线从文字上迁延到窗外,明亮的世界还是让人有点炫目,我也慢慢习惯了每天和白花花的阳光对峙。

  每个清晨,我把自己安放在文字里,就好像是鱼儿躲在水里,偶尔探出头,吐出一串温热的泡泡,心底便觉得是风满田野绿满川的惬意。我的文字像是一朵朵田间地头的野花,在夏日里随意绽放。我的心又像是一片草原,文字就像是牛羊,总有一种啃噬过后入骨的快乐,文字终究还是心最好的归宿。

  下午醒来,觉得自己像是一个出锅的馒头,整个人都有一种暄腾的感觉,内心有点灼伤的微痛。光线就像是一缕缕金线挂在我的窗棂上,我想到了寸时寸金,而我守着这些热腾腾的日子,真的就有挥金如土的感觉了。好像在长长的夏日里,我真是土豪一样,大把的光阴任我的处置。

  我把自己放在一堆书报之间,就有一种坐拥世界的感觉。我便开始一张一张翻阅过期报纸,像是检阅旧时光,那些被冷落的文字都带着熟悉的笑意向我招手示意。

  朋友的电话来了,声音依旧像阳光一样清爽,问我在干嘛。我笑笑说,报纸为我屏蔽了阳光,我在文字里乘凉。他在电话里哈哈大笑,笑声瞬间有点汗津津的感觉,我想,是不是如此热的天气声音也发酵了,我便有点走神。他说,以后你不要说你在报纸里乘凉,你就说你在书中兜风,或者文件里散步,现在报纸里乘凉都是领导干部的事儿。我哑然失笑,是啊,如今书中纳凉的人又有几人。

  挂了电话,内心忽然涌动着一种莫名的失落,那段远去的时光像是一只小猫迈着优雅的步法悄无声息向我走来,那个稻花飘香的小镇,那些安静蓬松的光阴,那个美丽的校园,那条绵延的小路……

  大学毕业之后,我被分配到黑河畔的一个小镇教书。那时候学校有个图书馆,其实就是一间破旧的房子,很少铺满阳光的时候。图书馆书不多,并且大多都是些旧书。管理图书的是个干瘪的老人,我不知道他是带什么课的。他不善言辞,几乎很少和别人交流。很多时候我去借书,他都一个人守着一本书或者一壶酒,一脸的郁郁寡欢,好像和这个世界格格不入。他的老伴是个很慈祥的老人,女儿也漂亮,都住在校园。可是,在他的脸上看不到一点烟火的幸福。很多时候,他也会把自己灌醉,在校园里胡言乱语,惹得老师和学生在他身后笑,也只有在那个时候,大家都感觉到他的存在。可是,时间长了,大家也习惯了,没有人在乎他,在半醉半醒之间送走寒来暑往。

  后来,老人在一个不经意的瞬间走了,校园里再也看不到他孤单落寞的身影了。那些旧房子也成了一片废墟,废墟之上又修建了一幢教学楼,也有了一间宽敞明亮的图书室。可是,我还是时常想起那间旧屋子,旧书,旧报纸,旧光阴……

  老人走了之后,学校的报纸没有人取了,我便主动要求承担了那份工作。每天上完课后我就去邮局取报纸,学校距离邮局大约都有五百米的距离,去的时候,我沿着街道走,街道的一边是裁缝店、理发店、菜店、五金店等等,另一边就是一些零碎的摊点,卖油糕的,卖酿皮的,卖卤肉的,卖麻辣粉……小镇的街头绽放的就是老百姓热气腾腾的生活。我的目光像是一只鸟儿飞来飞去,无论栖息到哪儿我都自由。

  到了邮局,各个单位的报纸都被分好,放在一个木头架子的格子里。我们学校订的报刊杂志最多,所以每天那个格子都是满满的。邮局上班的是一个年轻小伙子,很多时候门都开着,就是不见人影。时间长了,不管他在与不在,我自顾推门拿走报纸。

  走出邮局之后,我就不顺着公路走了,经过一个商店,穿过一个操场,过一条路就到了校门口。出了门,我总是迫不及待打开报纸,走一路看一路,那个宽阔的操场里没有车辆人流,偶尔有鸟儿在头顶盘旋,看着自己的文字像是一朵朵雏菊开在报纸的一个角落,我嗅着淡淡的墨香,看着白纸黑字的那份踏实,内心便升腾一种无法言说的愉悦,那份踏实与满足伴我走过了晨昏,走过了青春。

  后来,我离开了那个小镇,忙碌的日子慢慢也就是疏远了报纸,孩子成了我生命的主题。似乎一转身,许多时光流离失所,一转身,多少日子张皇失措,岁月真是最优渥也是最薄凉的。

  我正在放飞思绪,孩子踢踏着鞋子走出卧室,一脸的慵懒中带着几分惊讶说,妈妈,你最近怎么喜欢上看报纸了?你是不是打算从政?一份报纸,在孩子的眼里都成了敲门砖。内心的悲凉一点点掠过,内心便替文字不平。

  有时候在文字里蛰伏的久了,又觉得辜负了这个夏天。偶尔出门,阳光像是蚊虫开始叮咬我的肌肤,又像是一个个亮闪闪的银针向我攒射,我总有点措手不及的慌乱和不想坐以待毙的挣扎。躲在伞下,就像是荷花躲在硕大的荷叶下,可是我屏蔽不了所有的光线,被阳光亲吻的地方很快就会起满了疹子,似乎就是阳光咬过的痕迹,我便觉得光阴也是有牙齿的。多少年过去了,心慢慢迟钝了,对痛苦或者幸福都不敏感了,可是皮肤依旧对阳光敏感。每个夏天我都有点煎熬,我便庆幸,幸好我有文字为伞。

  有时候在洗菜池上洗着碧绿的菜,水流过指尖有一丝清凉,多少时光似乎就顺着我的手指流淌走了,我有一丝迟暮的慌张,岁月的指缝太宽,不经意间溜走了多少时光。

  许多的时光,就在文字里搭一方阴凉,文字似乎就给我搭建了一个城堡,我心安理得守着我的江山,放逐我的岁月。觉得似乎一切都远去了,似乎一切又未曾来过。

  看看书,看看窗外的阳光,看看一脸汗水的孩子,忽然就恍惚了,六月里的那场盛大的考试与这个孩子有关吗?他依旧一脸的阳光,看不出高考在他的脸上碾压的迹象,我的心情却被碾压得七零八落,每个车辙里都是凌乱的忧伤。

  很多时候,我在等待一场雨,等待铺天盖地的雨把这个小城湿透。我像是一株水草摇曳在水中聆听天籁之音,偶尔有微风掠过,我的世界依旧是清风盈袖绿意满怀。当然,我知道,下一场雨,这个夏天也就随之而去了。不过,也该过去了。

 

 

编辑: 郑明圆

最新相关新闻

张掖网络警
察报警平台

公共信息安
全网络监察

经营性网站
备案信息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甘肃省精神
文明建设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