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张掖网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新浪微博

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张掖网 >> 印象 >> 文化 甘州,古老而沧桑的那座城 来源:红颜手札    0 人参与互动 2018年07月03日 09:17

  

  甘州,何其古老而沧桑的字眼。

  西风、古道、残阳,还有穿透狂沙的阵阵驼铃,排成一行的孤雁,几点骑影,撰成了一首首苍茫诗篇。

  古老甘州,现作张掖,断匈奴之臂,张中华之掖。

  霍去病曾在此地跃马飞度,收复祁连。少年将军英姿勃发,响亮誓言冲出云汉,匈奴未灭,何以为家!汉家江山稳了,胡人天地便颤了。

  汉唐是炎黄子孙心目中的盛世,至今犹然,有道是如画江山,百年长安。那首歌如是吟唱:我愿重回汉唐,再奏角徵宫商,着我汉家衣裳,兴我礼仪之邦。

  唐曲袭了汉风大气,兼采胡人粗犷,沉郁强烈,终凝一方豪迈。闻说唐玄宗每逢听到曲中鼓声浩荡,兴致高处难免手舞足蹈。

  唐自安史后,国势渐颓,约莫是太过富庶,后来的宋人并无唐人大气。淮河在南宋年间,是浸透了屈辱的一条河,昔时览尽风光,今朝化为边界,北方的礼仪之邦,自此成了游牧草原。而南国之音,依然柔靡无骨,声声句句,都在吟咏着山外青山楼外楼。

  赏遍临安花色,听罢缠绵丝竹,醉在温柔乡的柳永那日想来点不一样的。乐师便为他奏了一段唐乐大曲,名唤《甘州》。霎时,沉郁鼓点响彻霄汉,时而是大漠的依稀驼铃,倏忽是朔风呼号中的滔天战鼓,一声一声敲击着心房,将那久违的激情都点燃。那刻,柳才子的心,约莫是痛极的吧,他的北国,早已没有了,余下的是一片绿油油的草原,成群的牛羊,还有在外族压迫下苟延残喘的百姓。

  何来胡人,裂我疆土,欺我父母,掠我财富,奴我同族。

  那杯烈酒下肚,他快步走到窗前,遥望茫茫江潮,水天一色,他忽然就狠狠拍了窗棂。和着急促鼓点,柳才子大笔一挥,一阕怀古跃然纸上。

  对潇潇暮雨洒江天,一番洗清秋。渐霜风凄紧,关河冷落,残照当楼。是处红衰翠减,苒苒物华休。唯有长江水,无语东流。

  不忍登高临远,望故乡渺邈,归思难收。叹年来踪迹,何事苦淹留?想佳人,妆楼颙望,误几回、天际识归舟。争知我,倚栏杆处,正恁凝愁!

  漫无边际的长江水,和着无穷无尽的黍离悲,无语东流。奈何呢,他只能凭了手中一支笔,抒发些旷古烁今的悲声,即名:《八声甘州》。

  《八声甘州》这词牌乃是截取唐乐大曲中《甘州》一段,上下阕用八韵,是谓八声,别名作《潇潇雨》《宴瑶池》,或索性直接称之为《甘州》。空白的词牌名,此刻终于迎来了柳永这首位填词者。。

  常言道:战场之上,才子何用。

  对此,柳才子也是认了命,可同为文人的辛弃疾并不这么认为。他的祖父辛赞纵在金国任官,辛家人也从未忘记过亡国奴的耻辱。

  清代张潮说:文人读武事,多纸上谈兵。而辛弃疾却不然,聚集义军两千多人,抵抗金国完颜亮南侵,率军五十多人袭击几万人敌营,擒捉叛徒张安国时,他才二十一岁,可谓文武双全。

  他朝堂上慷慨陈词,句句都是攻守之策,行兵箴言。他的《美芹十论》《九议》为世人争相传阅,赞颂不已,南宋皇帝看了也笑呵呵,说好,写得好,朕,已阅。然后便没有然后了。偏安一隅,这里是杏花春雨的江南,莺歌燕舞,三月飞花,那充满了血腥的征战,都太遥远。临安望月,清风把盏,累了拥着美人,花下眠,多畅快的日子。谁愿冒着北方苦寒,同些剽悍之士兵戎相见?主战派的辛弃疾便被一贬再贬,乃至归于瓢泉赋闲。

  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北方沦陷这偌大的屈辱,就这样的,算了吗。

  只可惜……他赋闲的那些年,也只能把吴钩看了,阑干拍遍,却无人再会,登临意。

  世有烦恨不由身,心事难成。昏黄油灯下,他读《李广传》,听着鼓点清晰的唐大曲,挽袖铺纸研墨,一首新词卓然写就。

  故将军饮罢夜归来,长亭解雕鞍。恨灞陵醉尉,匆匆未识,桃李无言。射虎山横一骑,裂石响惊弦。落魄封侯事,岁晚田园。

  谁向桑麻杜曲,要短衣匹马,移住南山?看风流慷慨,谈笑过残年。汉开边,功名万里,甚当年健者也曾闲?纱窗外,斜风细雨,一阵轻寒。

  汉开边,功名万里,甚当年健者,可也曾如我一般清闲?空对着,华年渐没,鬓发两斑。

  他终归,是生错了时代。

  汉武大帝,开疆拓土,万里雄心,哪里还容得夷人猖狂?而今,终不是汉武的时代,亦不是他的时代。

  再逢起用,辛弃疾已然高寿六十四,消息传至,年迈的词人精神为之一振。他晋见宋宁宗,慷慨激昂地演说一番金国“必乱必亡”的豪情,并亲自到前线镇江任职。然这只是一场梦,不久以后,他再次赋闲。后来,待启用诏书再至时,老人已病入膏肓,行将就木了。

  据传,他临死时,仍扯了嗓子,振臂高呼,杀敌,杀敌!

  我想,回光返照时,他应是触到了年少的豪情,策马疆场,号出风雷一刹,所有踟蹰咽下,持枪指了贪狼,身后是马蹄扬起的阵阵尘沙。还有声响亮呼喊,收复失地,卫我国邦!

  许多词人填过那阕《八声甘州》,却无人再能写出柳永抑或是辛弃疾的刻骨。徜徉在浩瀚宋词里,触摸到的大多是闺中女子曼妙的思念,凄绝的对心上人的怨叹。约莫是曲风的缘故,似《八声甘州》沧桑沉郁者,少有。

  而今,甘州仍在,孤雁排成一行,古道苍茫了驼铃悠扬。无数商旅从那里踽踽走过,脚步印在黄沙里,撰成了一首首苍茫诗篇,放声歌唱着民族合,四海一。

  甘州,古老而沧桑的那座城。

  《八声甘州》,一个词牌,抑或是一段历史,一曲挽歌,同城池一样沧桑,祭奠着千年前那些同我们一般的,坚毅、年少或是苍老的容颜,召唤着那些被岁月尘封了许久的豪情与热血。

 

 

编辑: 邓瑞

最新相关新闻

张掖网络警
察报警平台

公共信息安
全网络监察

经营性网站
备案信息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甘肃省精神
文明建设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