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张掖网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新浪微博

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张掖网 >> 印象 >> 文化 父 亲 二 题 来源:中国张掖网    0 人参与互动 2018年05月31日 15:31

父 亲 二 题

作者|竹露荷风

父亲·羊

  羊在父亲心目中的地位,可能仅次于我们几个兄妹,有时候我觉得羊还比我们重要,比如寒假里父亲在我家小住几日,每次给大哥打电话第一句话总是问与羊相关的问题,羊喂了么?黑头母羊羊羔子下了么?大羯羊再抵人不了?羊的草是不是快喂完了?等等,直到把哥哥问烦,却从不问一句家里人怎么样。

  记得每年的隆冬时节,滴水成冰的日子,家里人都蜷缩在屋子里不敢出去,可每年此刻都会有几只母羊即将要生羊羔,父亲一天便来回几趟察看,生怕出什么问题,如果白天没动静,父亲一晚便不得安稳,披着衣服,打着手电筒,数次去羊圈查探,很多时候都会等到后半夜,等羊羔一落地,便放在早已放好柴草的筐里提到热屋子的炉火旁,还不时将准备好的米汤装到奶瓶中喂刚出生的小羊羔,如同婴儿般精心呵护,直到第二天天热了,羊羔能站起来,才抱去放到母羊旁边,看着羊羔能吃奶才放心。有时候连这几日都这样折腾,却从不抱怨。但有时候要是去晚了,羊羔生下被冻了,救不活了,父亲便一声接着一声的叹息,自责。

  夏季炎热的晌午,羊圈的几十只羊因为天太热三五成群的头对着头静静的站着,不像早晚那样不安分,在羊圈里走来走去觅食。而此刻,繁重忙碌的农活早已让哥嫂困乏不堪,饭碗一撂便沉沉睡去,可父亲却不休息,早早盘算着给羊剪毛,念叨着毛剪了,羊就不热了。剪羊毛是一个技术活也是一个力气活,稍有不慎就会戳烂羊身,剪刀放在羊身上,羊也不会乖乖不动,还得费力气摁住。为了防止羊逃脱,年迈的父亲,先用绳子绑住羊腿,再用自己的双腿夹住羊身,用脚踩着羊的脖子,等羊动不了才开始一剪刀一剪刀的剪,几十只羊,父亲要花好多个中午才能剪完。羊毛剪完后,父亲还要忙着漂洗几遍,晾干,撕开,送给儿女们装在被褥中,轻软而又保暖。

  父亲对羊一直很娇惯,前些年一到农闲时也不休息,早出晚归,外出放羊,即使隆冬时节也不停歇。近几年因腿脚不便,走不动了,但还是对羊精心照料,冬天将草铡碎,夏天青草刚长到能割,每天便骑三轮车一天数趟给羊割草。为三轮车的事,哥嫂曾多次说他年岁大了,让他不要再骑着去割草,那样不安全,让羊吃些干草就行,但他总说羊喜欢吃青草,他还说对羊来说,青草就如肉一样鲜美,为了给羊改善生活,依然我行我素。

  去年冬天一次意外,父亲小腿髌骨骨折,数月不能下地,但疼痛中还是时时刻刻牵挂着它的羊。记得父亲住院时我去照顾,他和大哥打电话总是问羊怎么样了,大哥因为家里医院两头跑,再加之父亲的意外也与羊有关,所以心情烦躁,情急之下就说要把羊全卖了,父亲听后一言不发,晚饭没吃几口就放下了,一晚上辗转反侧,长吁短叹。后来在伯父和三叔的劝说下,大哥终于同意不全买卖,只卖了八九只羊羔,父亲住院期间大羊暂时由伯父喂养,父亲知道后心情才好许多,精神也一天天好起来了。出院回家后,父亲便催促哥哥将羊从伯父家赶回来,说听到羊叫心才安。家里人都知道他牵挂羊,侄子侄女周末回家,听爷爷一遍遍念叨羊,便特意去羊圈拍视频,父亲看到后脸上的愁容才会舒缓许多。清明过后,刚刚能拄着双拐下地的父亲,趁哥哥不注意,就会偷溜到到后院,开始只是在羊圈前看看,近几日打电话,哥哥说父亲已经拄着双拐开始给羊喂草了,虽然我们都很担心父亲,但看着父亲因为一直牵挂他的羊,忍着疼痛,每天艰难的前行,来回,腿脚确实也一天比一天好多了,况且他总是一再保证自己会小心,不会摔倒,哥哥也不再阻止,索性让他喂去。

  如果说,年轻时父亲养羊,只是为了增加一点收入,供我们上学,那时他精心伺候羊,只是想将羊喂壮实能多买些钱,让日月过得好些,那时的羊对于父亲来说可能只是赚钱的工具,和家里的一袋黄豆,一石苞米一样,期盼着能卖个好价钱。经历了几十年风风雨雨的相伴,如今羊对于父亲已然是生活的寄托和希望。为生活操劳了大半辈子的父亲,如今手臂早已不再健壮,腿脚也不再灵便,再也不能到田间地头耕种收割,也不能用陪伴他大半辈子的木匠手艺外出赚钱,唯有拖着日渐衰老孱弱的身躯看着自己喂养的羊一天天长大,变卖,贴补家用,不拖累儿女,才觉得自己还没有变老,没有老到无所用。每每想到父亲并没有因骨折而一病不起,还在拖着病腿为生活操劳奔波,心中欣慰而又酸楚。感谢父亲喂养的这些生灵,是它们让父亲重燃了生活的希望,精神获得了慰藉,心灵得到了支持,让父亲拥有了一颗不肯服老的心。

父亲·三轮车

  曾几何时,三轮车以它的小巧,轻便,快捷深得百姓喜爱,尤其受年老体迈,腿脚不便者的青睐。城市乡间,大街小巷,随处可见各式三轮车轻巧的飞逝而过。学生上下学,正值上下班高峰,只见众多的爷爷奶奶驾驶各种大小不一,颜色各异,敞开或封闭的三轮车早早守候在学校附近的各个角落,等孙辈们一放学坐好便驶向人行道或马路,因起速过快,常常吓得路过的司机或行人躲避,礼让。

  乡间更是三轮车的市场,因乡间小道狭窄,四轮车行驶困难,三轮车因它的轻便实用很快占稳市场,几乎每家每户都有一辆三轮车,因极其方便普遍,使用者还亲切的称它“三码子”。我那年逾古稀的父亲,自三轮车出现后,变成了它忠实的粉丝。

  父亲因多年的老寒腿,现在出行已经很困难了。但他却总想着去他耕种了几十年的田间地头去看看,尤其总想着去田埂旁给他的羊割些青草,三轮车既解决了他出行的烦恼,后面的车身刚好又满足了他给羊装草的想法,他觉得,三轮车简直就是为他们这些腿脚不便的老人量身打造的。用他的话说,只要手能动,能爬到车上,一加速超前走就行了,哪有我们说的那么复杂,危险!所以他一天总是数趟在家与田地间往返,任凭哥嫂怎么说,依旧来去自如。

  春天,杨树的枝条才刚刚柔软泛青,嫩芽也才刚刚抽出新叶。父亲就开始骑着三轮车,带着长剪刀,名义上是修剪旁逸斜出的树枝,其实是去给羊找吃的。将载满枝叶的三轮车骑回家,一天都不闲着,分数次喂羊,等羊儿们将枝条上的叶子吃光,泛青的嫩皮啃光,父亲又将白花花的枝条再次装入三轮车,拉到晒场,闲暇时用斧子剁成几乎一样长短的柴火,捆成几乎一样大小的柴捆,再次用三轮车运到后院,靠南墙高高立起,一排排柴火整齐而又壮观,家里来往的客人只要看到,都会啧啧称叹,每每此时,父亲总是那句话:“也就是有三码子,要没有它,我一根柴也拿不到家!”在父亲眼里,这一切都是三轮车的功劳。

  夏秋,青草葳蕤,每天天刚亮,父亲便骑三轮车去给羊割草,然后将沾满露水的青草平铺在三轮车里,一路风吹,等回到家露水也刚好干去,才撒落给羊吃。常常,我家羊的早饭比人还要吃的早!好多时候,一路的泥水都会打湿他的腿脚,也会溅湿三轮车,回家后父亲总是先忙于喂羊,擦车,有时候哥嫂看到喊他换衣服,他总说先给车擦,线路要是被水弄坏了还得修车。在他眼里,三轮车和羊一样比人都金贵。

  入冬后,农闲的人们三五成群聚在一起晒太阳,聊天。可父亲依然不闲着,两三天便要骑三轮车出去,买个药看个亲戚,理由总是很多。一次与人相撞,等爬起来,撞他的人早已跑了,回家后哥哥看他脸上有伤,问他,他说是自己骑着刮到路旁树枝上,其他地方没受伤,不要紧。其实,胳膊和腿都被擦伤,只是不肯说实话。过了好久,看到的人给哥哥说了情况,哥哥再一次说他,再不能骑三轮车出去,可他还是说自己骑得多好多好,是对方水平不行,避让不利索,撞到了他,还骂对方骑车不如一个老年人。说辞让人哭笑不得!

  去年冬天的一次意外,父亲深受重创。趁哥哥不注意,他骑车出去又给羊拉草。可家里秋收后哥哥拉回的苞米杆都够喂几年羊了。可他为了给羊改善伙食,常偷着出去拉其他的,比如别人家地上的甜菜叶,豌豆杆等等。那天他也是听说别人家地上有甜菜叶,就着忙去拉,结果骑翻了,被压在车下,小腿髌骨骨折。疼痛将他折磨了数月,前去探望的人都劝他再不要骑了,他还是推说是路不好,谁挖了个坑他没看到,所以骑翻了,气的在一旁的哥哥只瞪眼睛。出院后,刚能拄着双拐走路,嫌哥哥给羊的草不好,又骑着三轮车去晒场拉草,甚至还偷骑着去买药。哥哥知道后,一气之下剪短了三轮车的线,父亲几天都闷闷不乐,还念叨着叫谁去修。前几天邻居的一次意外,彻底让他断了骑三轮车的念头,比父亲小十多岁的邻居,骑三轮车与人相撞,在重症监护室里十几天,花去几十万不说,拉回家依然不能动弹,更认不出人,父亲前去探望之后,回家一声声叹息,再不提修三轮车的事了。

  上周末回家,天气特别好,阳光洒满院落。一进门,看见父亲又坐在三轮车旁神情专注,压根没发现我们进门。我走到跟前问他在干啥,他说:“我试试看,能不能修好,修好了让他们骑,几千块的东西总不能闲置着,放心,我不会再骑了!"我听后,松了一口气,父亲终于放弃三轮车了,以后就不再苦口婆心劝说他,为他安全担忧了,但看着父亲一脸戚然,心里又阵阵泛酸。父亲老了,以后他再也不能骑三轮车去他经营了几十年的地头看看,看看种子发芽了没,幼苗出全了么,麦子抽穗了没,苞米的穗子长的比别家的大么?……他也再不能骑三轮车给他的羊砍柔嫩的枝条,割青青的绿草了……

  作者简介:

  竹露荷风,原名蒋君花,张掖市甘州区新墩镇中心学校教师。爱好文学写作,有多篇习作发表。

  通讯地址:张掖市甘州区新墩镇中心学校

 

 

编辑: 邓瑞

最新相关新闻

张掖网络警
察报警平台

公共信息安
全网络监察

经营性网站
备案信息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甘肃省精神
文明建设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