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张掖网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新浪微博

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张掖网 >> 印象 >> 文化 「诗话张掖」甘州赋·朱瑜章 来源:张掖档案    0 人参与互动 2018年03月12日 14:54

  滔滔黑河之滨,巍巍祁连中段,有山甘浚,侧出甘泉。蜿蜒北向,越陌度阡。潜行地下,不见首端。至盆地复涌出,仍清冽而甘甜。甘州之名,是以得焉。

  神哉甘州!远古洪荒,文明初开倪端。我中华始祖先王,率部族,领儿女,暴霜露,斩荆棘,筚路蓝缕,创业维艰。辟东西方通道,爰至甘州平原。沉寂莽荒,顿现勃勃生机;原隰沃野,始有人类繁衍。昆仑祁连,弱水黑水,合黎崦嵫,流沙西海,神山圣水,屡见史籍文献。黄帝足登崆峒,拜广成子求仙。[1]颛顼降生弱水,尊为楚人祖先。[2]夸父追日,至于崦嵫柳谷。[3]共工争帝,怒触不周之山。[4]后羿迁于穷石,宓妃濯发洧盘。[5]羿坐甘州南山,西射九陇之山。[6]有娀简狄,行浴黑河,吞玄鸟卵,因孕生契,始为商族祖先。[7]大禹治水,西被流沙。导弱水至合黎,导黑水至三危,声教四达,绿洲始见。[8]穆王西游,驭驾八骏,流连甘州平原,盘桓祁连天山。祭河神黑水畔,会王母弇兹山。[9]祥云西去,彭祖驾仙鹤隐弱水;紫气东来,老子骑青牛入流沙。[10]汉晋以降,神迹频见。柳谷石符,临松石字,天马下凡,蹄迹俨然。[11]仙姑显灵,惩恶佑善,身化大桥,福荫黎元。[12]玄奘西天取经,往返遗存圣典。流沙河,高老庄,晾经台,火焰山,圣迹甘州多见。神话传说,非虚妄怪诞,上古历史若隐若现;甘州福地,实沃野圣土,华夏先祖亲历躬践。饮水思源,勿忘列祖列宗;继承遗产,共建精神家园。

  古哉甘州!先秦初汉,西戎牧地。汉武雄略,张中国之掖;骠骑长蹈,断匈奴右臂。四郡设,边民徙,长城筑,农耕启。归入炎黄文化,凿通西域丝路。沮渠蒙逊,博览经史。雄杰有英略,张掖建北凉。隋帝西巡,万国盛典。甘州城内,歌舞諠譟;焉支山下,士女纵观。[13]唐设河西节度,哥舒统兵十万。宋迄西夏,河西孤悬。文化归根,心系中原。大元一统,甘州再兴。华戎交会,市井繁盛。马可行记,历历可证。明修长城,屯垦兴农。左公雄才,率兵西征,杨柳三千,引得春风。[14]纵观甘州古史,盛衰有迹可寻。河山裂则衰微,华夏统则昌盛。兆民同心,归宗炎黄文化;鉴古知今,共襄中华大同。

  文哉甘州!屈原神游河西,路漫漫其修远。盘桓昆仑悬圃,朝觐神灵祖先。聊上下而求索,赋千古《离骚》篇。[15]苏武李陵,携手上河梁,依依惜别居延。[16]赵丞相筑五松园,《全唐诗》存诗一卷。[17]子昂高蹈,随军驻守居延,献安边强国奏章,赋《峡口》《荆玉篇》。[18]王维使至塞上,过属国居延。歌“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曹雪芹赞不绝口,王国维誉为“千古壮观”!岑参两度出塞,往来做客甘州,观美人北旋莲花舞,叹“世人有眼应未见”![19]柳永登高临远,放歌《八声甘州》,渐霜风凄紧,潇潇暮雨洒江天。[20]陆游梦回西凉,秋风鼓角声满天。[21]郭登,岳正,陈棐,陶谐,皆明代遗贤,漫游甘州有遗篇。江南名士李渔,万里做客甘州,演奏大秦之腔,道中赋诗甘泉。[22]诗咏甘州,郁郁乎文哉!

  大哉甘州!身处通衢,绾毂四向。东凉州而西肃州,襟黑河而带居延。南倚祁连,承雪山之命脉;北枕合黎,屏沙魔之肆顽。古道悠悠,丝路连接中外;驼铃声声,边城交通胡汉。跨境千里,腹地坦荡如砥;中通一线,走廊一马平川。钟鼓楼雄峙一州,巍峨耸立;大佛寺佛祖慧目,阅尽桑田。秋到甘州平原,万亩良田麦浪翻。汉回蒙藏裕固,各族和睦相安。丝绸之路经济带咽喉,甘青蒙新藏枢纽交通。华夏文明与草原文明交界,中国生态与人文多元共生。有容乃大,大哉甘州!

  美哉甘州!巍巍祁连,横亘千里。山开银屏,岭舞素练。盛夏酷暑,登楼远眺,暑气尽消,凉生座间。七彩丹霞,奇石擎天。灿若云霓,色如渥丹。神工鬼斧,气象万千。黑河纵贯,沾溉农田。流沙八百,弱水三千,浩浩汤汤,直奔居延。祁连对合黎,相看两不厌。登钟鼓楼也,东沐金城春雨,西迎玉关晓月,南望祁连晴雪,北瞰居延古牧。此甘州雄豪壮阔之美景也!

  至若春和景明,东风送暖。甘泉新柳,丝吐芽绽。万条垂下丝绦,千枝迎风蹁跹。夏日初阳,漫步湿地公园,岸芷汀兰,百鸟啾喧。一城山光佛塔,倒映水中;万亩湿地碧波,蒸腾烟岚。美人凌波微步,天鹅交颈颉颃。苇溆秋风,归雁南翔。蒹葭苍苍,白露为霜。宜居宜游,塞上江南。此甘州静逸明秀之美景也!

  赞曰:甘州之史,历久源远。甘州人文,厚重雅典。甘州全境,两山夹川。甘州之景,美轮美奂。甘州之民,淳朴勤勉。甘州生态,和谐相依。甘州不干,永流甘泉!

  注释:

  [1]《史记》说黄帝的足迹曾踏遍华夏大地:“东至于海,登丸山,及岱宗。西至于空桐,登鸡头。”《元和郡县图志·陇右道下》:“崆峒山,在(酒泉福禄)县东南六十里,黄帝西见广成子于崆峒。”空桐,又作崆峒,即昆仑。

  [2]《山海经》中说颛顼高阳帝是黄帝之孙,出生在“流沙之东、黑水之西”的“若水”(弱水)之际。《史记·楚世家》:“楚之先祖出自帝颛顼高阳。”屈原《离骚》:“帝高阳之苗裔兮。”

  [3]《山海经》说夸父“追日景(影),逮之于禺谷”,禺谷又作昧谷,即柳谷,在《山海经》、《淮南子》等神话典籍中,禺谷周围有崦嵫、龙首、合黎、穷石、若水(弱水)等神山圣水,其地理原型在今甘州一带。

  [4]《淮南子》:“昔者共工与颛顼争为帝,怒而触不周之山,天柱折、地维绝,天倾西北,故日月星辰移焉;地不满东南,故水潦尘埃归焉。”不周山的原型在祁连山一带。

  [5]《左传》:“昔有夏之方衰也,后羿自鉏迁于穷石。”穷石,山名,相传是弱水的发源地。朱熹《楚辞集注》:“穷石,山名,在张掖,即后羿之国也。”宓妃为后羿之妻。《离骚》中说宓妃“夕归次于穷石兮,朝濯发乎洧盘”。洧盘即弱水。

  [6]《太平御览》卷五十引《周地图记》曰:“昔有神人坐张掖西方山上,西射酒泉郡西金山之白神,射得九筹,画此山上,遂成九陇,因以为名(九陇山)。”这个善射的“神人”,应该就是后羿。

  [7]《史记·殷本纪》:“殷契母曰简狄,有娀氏之女,为帝喾次妃,三人行浴,见玄鸟堕其卵,简狄取吞之,因孕生契。” 《太平御览》卷65引《张掖记》曰:“黑水出县界鸡山,亦名悬圃,昔有娀氏简狄浴于玄丘之水,即黑水也。”

  [8]《尚书·禹贡》记载大禹治水“导弱水至于合黎,余波入于流沙。导黑水至于三危,入于南海。……东渐于海,西被于流沙,朔、南暨声教,讫于四海”。

  [9]《穆天子传》中记载周穆王西征至“西王母之邦”,“天子遂驱升于弇山,乃纪其迹于弇山之石而树之槐,眉曰‘西王母之山’”。郭璞注:“弇,弇兹山,日入所也。”又说:“言是西王母所居也。”弇兹山即崦嵫山。学者考证,焉支山即崦嵫山的原型。

  [10]彭祖,据《神仙传》载,彭祖乃颛顼玄孙,殷末已767岁,是有德有寿之隐者。当殷商之末世,去国隐遁流沙之西。老子骑青牛入流沙,事见《史记·老子列传》集解。

  [11]据《汉晋春秋》《搜神记》等古籍记载,魏晋时甘州城南临松山下大柳谷(今马蹄寺所在山谷)中涌出巨石,上有文字。相传为石瑞图。

  [12]据《甘州府志》记载,仙姑,汉代张掖河北人。修道合黎山,见黑河横溢,誓愿建桥一座,以济居民。言曰:“桥成,即我道成日也。”未几,身投水中,起坐片木。西夏时在仙姑投水处兴建大桥一座,即仙姑灵迹。

  [13]据《资治通鉴》记载,大业五年炀帝西巡,“帝至燕支山,伯雅、吐屯设等及西域二十七国谒于道左”,“焚香奏乐,歌舞諠譟。帝复令武威、张掖士女盛饰纵观。”

  [14]清代杨昌浚曾随左宗棠西征,见河西道旁杨柳成林,赋诗《凉州词》一首:“上相筹边尚未还,湖湘子弟满天山。新栽杨柳三千里,引得春风渡玉关。”

  [15]离骚》中屈原多次神游西方,经过和目的地有昆仑、县圃、崦嵫、穷石、流沙、赤水、不周、西海等,其地理原型大致在河西走廊张掖、酒泉一带。

  [16]古代曾传说张掖临泽、高台北部及居延海为苏武牧羊地。《文选》录《李少卿与苏武诗三首》,有“携手上河梁,游子暮何之”句。

  [17]赵彦昭,字奂然,甘州人。生年不详,约卒于唐玄宗开元二年后不久。少豪迈,风骨秀爽。及进士第,调南部尉。历左台监察御史。中宗时,累迁中书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睿宗时,出为凉州都督,为政清严。后入为吏部侍郎,迁刑部尚书,封耿国公。《全唐诗》存诗一卷,传于世。五松园是赵彦昭与父亲赵武孟在家乡张掖修建的别业。

  [18]武则天垂拱二年,著名诗人陈子昂随军西征,曾在居延、张掖一带驻军。

  [19]唐代著名边塞诗人岑参两度出塞往来河西经过甘州时,曾作《田使君美人如莲花舞北旋歌》。

  [20]柳永《八声甘州》首句为“对潇潇暮雨洒江天,一番洗清秋。渐霜风凄紧,关河冷落,残照当楼”。

  [21]陆游《梦从大驾亲征》中有“驾前六军皆锦绣,秋风鼓角声满天”句。

  [22]康熙六年,江南名士李渔受甘肃提督张勇之邀,远游西北,落足甘州,写下了《甘泉道中二首》等诗。

 

 

编辑: 邓瑞

最新相关新闻

张掖网络警
察报警平台

公共信息安
全网络监察

经营性网站
备案信息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甘肃省精神
文明建设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