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张掖网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新浪微博

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张掖网 >> 印象 >> 文化 西夏、党项人与张掖大佛寺(二) 来源:中国张掖网    0 人参与互动 2019年10月28日 17:13

  付自文 曹素平

   西 (二)

  西夏是一千多年前以党项羌为主的多民族政权,其皇族是拓跋氏。虽然它从建国到灭亡只有短短的190年时间,但从公元9世纪末期,党项人建立夏州地方政权开始到西夏灭亡,其对河西走廊以及对甘州的直接控制和势力影响却长达300年之久。

  宫廷魅影:不觉十年过去了,元昊拥有了至高无上的权力,在西夏的土地上,他就是神,他想得到的任何东西没有人可以阻止。他废黜了野利皇后,又夺走了他的儿子、太子宁令哥的未婚妻没藏氏,并立为新皇后。被气昏了头的太子,用已经点燃的复仇的火焰,举起利剑刺向了自己的父亲。史书记载,宁令哥削掉了元昊的鼻子,元昊流血过多而死亡,年仅46岁。其实,元昊之死,是国相没藏讹庞精心策划一个的政治阴谋。没藏讹庞的妹妹没藏氏曾经是西夏重臣野利遇乞的夫人,称帝后第四年元昊杀了野利遇乞,却将没藏氏带进了皇宫。美丽的没藏氏迅速获得了皇帝的欢心,成为元昊的情人,在野利皇后强迫下,没藏氏出家为尼,但元昊与她的偷情却从没有停止过。5年后,没藏氏为元昊生下了一个皇子,由于没藏氏的身份还是出家人,孩子只能寄养在没藏氏的兄长没藏讹庞家中,没藏讹庞因此被升任为国相。但是没藏讹庞知道,太子已立,妹妹一时的宠爱随时都可能消失,于是,他不断挑唆太子宁令哥。愤怒的太子就这样掉进了精心设计的陷阱。太子刺杀了元昊之后,惊惶的来乞求国相的帮助,等待他的不是皇位,而是弑君忤逆的罪名与死亡。元昊以及太子被杀,谁来继承西夏的王位?这一线生机就是没藏氏怀中拥有元昊血统的幼儿谅诈。公元1049年,元昊年仅一周岁的儿子谅诈在没藏太后的怀抱中登上帝位,成为西夏的第二任皇帝,没藏兄妹成为西夏实际的掌权人,皇后开始支配国家政权。然而,身处后宫的没藏太后无心于权力,她年轻的生命正享受着她的两个情人,一位是他曾经的管家,另一位是皇宫的侍卫长的尽心滋养。深陷爱河的没藏太后丝毫没有察觉到情人之间的性情变异。公元1056年的一天,没藏太后遭到了她的情人的袭击香消玉陨了。之后,国家的权力完全掌握在国相没藏讹庞手中。公元1060年,在没藏讹庞家中,13岁的谅诈遇见了没藏讹庞的儿媳梁氏,两人一见钟情,坠入爱河。看到此情,没藏讹庞父子密谋弑君篡权自立,但这个惊天秘密被梁氏知晓了,梁氏向年轻的皇帝告了密,谅诈将没藏家族一网打尽。谅诈正式执掌西夏大权,梁氏被封为皇后。然而好景不长,6年后21岁的谅诈暴病而亡,梁氏成为西夏历史上第二位太后。子幼母壮,梁太后当仁不让的总缆朝政大权,任命他的弟弟梁乙埋为国相,西夏进入了梁氏兄妹执政时期。梁太后掌权后废除儒家礼仪,恢复党项风俗,然而皇帝秉常却宣布废除传统的党项习俗,推广汉人礼仪。梁太后无法容忍儿子的挑衅,囚禁了年幼的皇帝,太后旧党与皇族展开了多层斗争。公元1081年,宋朝借解救西夏皇帝之名,发动了宋、夏史上最大的战争。宋军分兵五路攻打西夏,史称五路伐夏。宋神宗几乎孤注一掷,压上所有的35万军队、20万劳工,还有王安石变法以来所积累的全部财富。五路军队从不同的方向直逼西夏的都城兴庆府。战争局势岌岌可危,面对囚禁皇帝引发的国内动乱和宋帝国的咄咄逼人,年轻的梁太后出奇的冷静,她亲自带领精锐部队对宋军的要害力量进行打击,同时坚壁清野,派出机动兵力袭击宋军的后方粮道,与宋军进行顽强对抗。两军长时间的相峙后,宋帝国想依托军事堡垒实施重点打击,在延州附近构筑了一座坚固的要塞永乐城,想死死扼住西夏的咽喉。梁太后紧紧抓住永乐城中没有水源这一致命的弱点,率领大军扑向刚刚竣工的永乐城。苦守20天后,宋军终于城破兵败,一战死亡十万多人。这场战争后宋帝国再也没有能力主动发起对西夏的全面战争。

  为了平息连年征战引起的国内不满,梁太后让儿子秉常复位了,但却将他的侄女立为皇后,即后来的小梁太后,西夏完全笼罩在女人的光环之下。三年后,郁郁寡欢的秉常驾崩,皇位由乾顺继位,国政大权再次落到乾顺的母亲小梁太后手中。小梁太后是一个好战的、充满了权力欲望的女人,在她执掌西夏的十三年中,数十次发动了对宋朝的战争。但她的独断专行最终惹怒了辽国的皇帝。辽国派出使节在贡奉的酒中下了毒,终结了小梁太后对西夏的统治。西夏的女人,不仅胆识过人,而且能征善战,大小梁太后不仅是西夏最大的麻魁,而且是激励西夏战士奋勇作战的精神象征。西夏的女人像男人一样创造了历史。

  盛世中兴:公元1139年,李仁孝继承皇位,他是西夏在位时间最长的帝王。此时的中国,宋室南迁,辽朝灭亡,金国崛起,一个新的历史格局已经形成。此时的西夏,和宋朝的经济已基本一体化了,河西走廊与丝绸之路横贯整个国家,祁连山下田园牧歌,贺兰山旁商队驼铃,党项人、汉人、回鹘人、吐蕃人多个民族在这片土地上共同生活,西夏进入了中兴时期。面对盛世繁华,仁孝清醒地意识到,一个少数民族王朝只有主动吸收先进的汉文化,借鉴成熟的管理经验和制度,才有可能实现国家的长治久安。公元1144年,仁孝开始在整个西夏学习汉文明,推广儒家文化。他不仅快速建立起了完整的儒家教育体系,推行科举制度,推崇学儒尊孔,封孔子为文轩帝,倡导忠孝,以忠孝治天下,而且通过法律的形式,将儒家文化确立为西夏的国家大政。学习汉文明,西夏完成了从游牧到农耕文化的转变。仁孝皇帝用忠孝治国,把家与国连接起来,家国一体,国家的气质发生了重要转变,西夏迎来了前所未有的和平盛世。

  国运中衰:盛极而衰、安必骄奢,这几乎是世事更迭的必然,其所谓“其兴也勃然,其亡也忽然”。仁孝后期,治国方略的失衡,不仅使西夏走向了动乱与徘徊,而且国家的机体也开始慢慢腐朽。 佛教称霸:在极力推行儒家文化的同时,西夏也把对佛教的尊崇推向了极致。寺院的势力得到前所未有的发展,大量土地被寺院收买兼并,大批农民被迫把土地卖给寺院,以换取必需的口粮,农民沦为雇农。寺院完成了原始积累,开始成为盘剥农民的既得利益集团,如日中天的西夏再也找不回往日的生气。贵族腐败:仁孝后期,贵族和官员们普遍奢靡成风、纵情声色,彪悍尚武的民族气质正慢慢被弥漫在精英阶层的奢靡之风所侵害,在文化空前繁荣的同时,党项人的开拓与进取精神在慢慢消退,武备开始松懈。然而,此时的漠北草原,一个叫铁木真的婴儿正茁壮成长。法律失公:根据《天盛律令》的律法条文规定,西夏允许高利贷的存在。到了西夏后半期,普通农民向寺院借高利贷的现象已经非常普遍了,很多借贷者明知无法偿还,也不得不借高利贷求生,而放贷的一方为了更高的收益,竟不惜触犯法律获取暴利,很多人要连年借贷才能维持生存。法律没能为普通的党项人带来应有的公平和权力。宫廷内乱:仁孝即位初期,一个叫任德敬的宋国投降将官,通过把自己的女儿进献给了仁孝皇帝(在仁孝皇帝继位前一年,任得敬的女儿被册封为皇后)、平定叛乱及镇压农民起义,取得了皇帝的信任,于是他拉拢朝中权贵,巴结皇室贵族,这其中就有仁孝的叔父察哥。任德敬终于升任西夏的国相,并把他的兄弟子侄都安插到了要害部门,他掌控军事,权倾朝野。有一天他向皇帝提出在西夏境内成立楚国,他要与仁孝分国而治,其要求的领土几乎是西夏国土的一半,而仁孝皇帝竟然同意了。这是一个无耐的选择,因以文治国荒废武功带来的负面效应,正在蚕食着国家日益衰弱的身躯。虽然,最终仁孝借助金国的力量,诛杀了任德敬兄弟,并开始逐步削弱武将的权利,但从此依靠武力崛起的党项人的尚武精神已悄然失去。皇位易主:仁孝皇帝去世后,长子纯祐即位。即位不久,年轻的纯祐就与堂叔仁友的儿子李安全发生了争斗。纯祐皇帝拒绝了李安全世袭爵位的请求,并将其降为郡王。李安全萌生了篡位的想法。公元1206年,在纯祐的母亲罗太后的幕后操纵下,仁孝被堂兄李安全推翻,李安全成为西夏的新皇帝。就在李安全篡位的同一年,铁木真完成了对蒙古草原的统一,他把目光盯向了西夏,他将成为西夏的终结者。

  走向灭亡:在纯祐皇帝统治西夏时期,蒙古铁骑多次踏上了西夏的土地,他们并非为了攻城掠地,只是劫掠一番就返回了大漠。这是铁木真在对西夏进行试探和侦察。李安全篡位后,其皇位的不正当性,使他偏激而冲动。一年后,蒙古军队再次进范,这一次蒙古大军甚至包围了西夏的都城兴庆府。李安全向金国求援,而金国皇帝的回应,使得西夏在羸弱的身躯上又挨了一刀。据史料记载,金国对此事的回应是:敌人相攻,我国之福。李安全本就对金国很不满意,这次被彻底激怒了。他做出了一个冲动而错误的决定---向成吉思汗献女求和,并制定了附蒙攻金的政策,迅速发动了对金国的战争。虽然李安全很快被废,但金夏两国的战争持续了十年之久。成吉思汗抓住机会,他借西征前派曾使者向西夏征兵,一个西夏贵族嘲笑并羞辱了他的使者为由,发动了对西夏的战争,西夏灭亡的命运就此确定。

  残阳喋血:公元1224年,靠近漠北北端的黑水城被蒙古大军攻破,成吉思汗亲率大军以雷霆万钧之势直逼西夏。这一次,他要征服整个西夏国,并把西夏并入蒙古帝国的版图。成吉思汗采取由北向南、由西向东两线包夹的战略。西线进攻首先锁定沙洲。沙洲是西线最重要的门户,与东部的肃州、甘州、灵州共同组成西夏的西部防线。蒙古大军攻城的同时,切断各路西夏援军,沙洲成为一座孤城,苦战数月,沙洲最终失陷。难以抑制愤怒的成吉思汗下令屠城,沙洲几万人口几日之间归于死寂,世间最残酷的词汇也不足以形容这场战争惨剧。公元1226年冬天,攻占沙洲后的蒙古军队开始攻打肃州。在蒙古军队中有一位叫昔里钤部的军官,他是党项人。破城之后,蒙古军队把和他有亲戚关系的106户人家保存了下来,其他肃州居民大多被杀。肃州之后是甘州。蒙古军队中一个人叫察罕的人,他是西夏皇族,早年被成吉思汗收为养子,已经追随成吉思汗多年,在成吉思汗西征时期,察罕战功显赫。但察罕的父亲此时是甘州的守将,兄弟和族人都在甘州。察罕给父亲写了一封劝降信,要父亲投降,但副将不愿投降,他发动了一次军事政变,刺杀了察罕的父亲和兄弟。甘州城的西夏军队展开了激烈的反抗,但最终甘州失陷,守城将士全部战死。在察罕的强烈建议下,成吉思汗没有屠城,城中百姓幸免于难。甘州之后,蒙古铁骑一路东进,很快抵达西夏国都的最后一道防线灵州,并一战攻破了灵州城。公元1226年冬,成吉思汗两路大军抵达中兴府,包围了西夏的都城,开始了西夏最后命运的决战。这个时候,西夏的主力部队已经在之前的战争中消耗殆尽,参与抵抗的是中兴府全城的民众,他们在年迈的国相高良惠带领下日夜坚守着城墙,令成吉思汗大军几个月不能攻陷。但上苍没有眷顾可怜的西夏人,公元1227年6月,西夏都城中兴府地震,灾难让西夏彻底陷入绝境,面对走投无路的窘境,国相高良惠和年轻的皇帝李睍决定投降,但是请成吉思汗给他们一个月的时间做准备。就在这一个月时间里成吉思汗突然驾崩了。对西夏深恶痛绝的成吉思汗留下遗言:将党项人全部消灭掉。这次又是在察罕的强烈建议下,蒙古军入城之后仅仅把那些他们认为抵抗激烈的人处斩,大部分百姓保全。公元1227年,西夏末帝李睍在投降后被杀,在中华大地上存在了190年的西夏王国灭亡了。

  中国人有作史的传统,但是泱泱二十四史当中,唯独缺少西夏史。这主要的原因在于,西夏与宋、辽、金、元长期分庭抗礼,西夏王朝又非“正统”,所以之后的历代王朝,特别是宋、元都没有为它修史。元人修史时,对宋、辽、金都“各与正统,各系其年号”编纂成所谓“正史”,而独有西夏则仅据三国旧史草编了分量极轻的传记,《宋史》有《夏国传》,《金史》有《西夏传》,《辽史》则称《西夏外传》。清代乾隆、嘉庆以来,仅在少数完成刊布的著作中对西夏史进行过记述,以张鉴的《西夏纪事本末》三十六巻,吴广成的《西夏书事》四十二卷和戴锡章的《西夏纪》二十八卷比较具有代表性。1804年(清嘉庆九年),甘肃武威人张澍在凉州的大云寺无意中发现正反面分别雕刻西夏文和汉文的石碑,打开了西夏神秘的大门。1908年,俄罗斯学者科兹洛夫在中国西北的黑水城打开了一座神秘的佛塔,发掘出了不计其数的西夏文典籍文献、绘画、文物(现保存于俄罗斯圣彼得堡的东方研究院),自此,西夏历史被揭开了神秘的面纱。(未完待续)

  (作者系张掖市委党史研究室副主任、张掖五中教师)

 

 

编辑: 王丽蓉

最新相关新闻

张掖网络警
察报警平台

公共信息安
全网络监察

经营性网站
备案信息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甘肃省精神
文明建设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