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张掖网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新浪微博

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张掖网 >> 印象 >> 木塔风铃 让我从嘲笑到讨厌到依赖的QQ 来源:    0 人参与互动 2018年04月08日 15:00

  说起这个QQ,我还真有一种百感交集的感受。最初玩电脑那时网络还是新鲜事,在DOS时代,网络的活力是那么的苍白,不经意的Windows95就成了主流,于是,网络悄然而来。现在我还依稀记得用电话线连接“猫”的时候,那只“机器猫”尖锐的嘶叫声。

  网络聊天的兴起,让远隔万里的人们恍若近在咫尺。然而让人无奈的是,最初网吧人们的聊天似乎是从谩骂开始,我不想去从社会伦理学等方面来分析人们此时到底是一个什么心态。因为我第一次用QQ聊天也是演出了一幕恶作剧。当然,我最初申请的一个QQ也仅仅聊了一次便再也没有上过了。现在那QQ号码只记得是6位数,但是具体多少号码已经忘记了。可是,第一次用QQ聊天的情景我却记忆犹新……因为第一次聊天我以大人的身份冒充了一个天真的小孩,而和我聊天的对方是一个男人却硬要娇滴滴的当阿姨!那是1998年……

  于是很长的一段时间,都嘲笑那些全身心的投入在QQ聊天里的人们。那时候网吧里的电脑似乎也没有什么可以玩的,而且电脑刚刚走入寻常百姓的生活,网吧里红男绿女大部分都在“嘀”“嘀”“嘀”的声音中忙的不亦乐乎。那时QQ号码很好申请,网吧中在聊天的几乎都是一下开启好几个QQ号同时聊天,在他们想扮演的角色中自得其乐。于是,一个人在电脑面前有了多重身份。男的女的学生老板帅哥美女恐龙大象,反正你想是什么就是什么!看着他们骗与被骗并快乐着,看着他们瞪着电脑时而抓耳挠腮,时而嘴歪眼斜,忽而拍掌大笑,忽而顿足斥骂,我打心里嘲笑着那些人。现实中假冒是一种丑恶,而网络中假冒却是一种时髦。哀之!

  日子渐渐的过去了,最初那种疯狂聊天逐渐的归于一种平静。虽然在电脑对面用QQ和你聊天的人身份依然无法确认,但是人们在慢慢的回归理性。于是,QQ成了一些人对现实逃避的港湾,一些痴男怨女在QQ中对着远方的熟悉的陌生人互述委屈和理想,互相寻找一些心灵的依托,哪怕就是短暂的瞬间,起码也让那个疲惫的心被抚慰一番。这时,我身边的朋友多数都通过QQ有了红颜知己。他们通过QQ搜寻同城异性,挖空心思不厌其烦的和对方套近乎,我一个朋友那时的话题几乎都是通过QQ又和某女有个约会。看到他洋洋自得的样子,我打心里讨厌,或许有些嫉妒,但是我却是做不出来的。突然发现,原来通过QQ找一个异性私下幽会那么的容易,我不知道对这个时代应该是悲哀还是感叹。(下转A02、A15版中缝)

  然而我此时对QQ的感情却变的讨厌起来。它让那些我所瞧不起的只能逞嘴舌之能的口蜜腹剑的谄媚之人有了用武之地,依靠QQ一顿云山雾绕,舌灿莲花,把一些没见过多大天的满脑充满甜蜜幻想的女孩唬得云里来雾里去的,一个个心甘情愿的投怀送抱。更让我怒不可遏的是,QQ让骗子们有了一个充分发挥自己才能的平台,那些巧舌如簧的骗子让没有经历过网络诈骗的人纷纷上当。而这时,我对QQ的厌恶之情达到了顶峰。那时甚至自以为是的认为,整天泡在QQ上的没有几个是好东西。

  逐渐的,网络已经成为了人们生活的一部分。这时网络商务也大肆兴起,而QQ又成了网络上人们主要的交流与洽谈方式。不知道什么时候,人们在新认识的时候除了互留电话号码还互相要对方的QQ号,而名片上QQ号码也越来越多的占有了一席之地。这时的我,才又重新申请了QQ号码。于是乎,工作、学习、娱乐都一下子和QQ有了联系,QQ成了一种必要的交流模式了。看看我QQ里添加的越来越多的好友,我突然发现生活中那“嘀”“嘀”“嘀”的QQ已经成了每天都想起的声音,除非你不上网。只要你上网,即使你不上QQ,也会有朋友打电话来叫你“上QQ”。虽然我至今也想对QQ说爱你不容易。但是,不管你爱不爱,它已经渗入了我的生活,就像网络已经渗透了我们的生活一样,QQ也无处不在!(郑树东)

 

 

编辑: 邓瑞

最新相关新闻

张掖网络警
察报警平台

公共信息安
全网络监察

经营性网站
备案信息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甘肃省精神
文明建设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