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张掖网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新浪微博

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张掖网 >> 印象 >> 文化 张掖历史|他义薄云天,营救西路军流散红军遭敌人肢解,14年后,凶徒被惩 来源:张掖档案    0 人参与互动 2018年01月04日 09:29

  在甘肃张掖,有一个占地面积为8532平方米的革命烈士纪念馆。该馆建于1998年,原名为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烈士张掖纪念馆。2009年3月,为了更全面、更突出地反映以高金城先生为代表的河西各族各界人民群众营救红西路军将士的革命事迹,更名为高金城烈士纪念馆。高金城烈士纪念馆是全国第二批免费开放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同时也是全省爱国主义、国防教育、中共党史教育基地。

  高金城先生是河南省襄城县麦岭乡高庄人,家境贫寒,11岁在乡间福音堂做勤杂工。高金城是农家子弟出身,生性善良,忠厚诚实,很得英籍传教士赵立民的喜欢。一次,小高金城在打扫房间时,拾到了一块黄澄澄的金币,但他毫不犹豫,立随归还。就是这件小事,赵立民赞赏有加,认定这孩子是人中佳品,从此悉心培养,教他学英语,还带他到县基督教内地会学堂学习,毕业后,又推举他到开封英国人金存仁等办的教会医院勤工俭学。

  可以说,是那块金币改变了高金城的命运。

  在开封教会医院毕业后,高金城来到兰州,在白塔山下勃德恩医院从事医务工作。

  从1917年起,高金城先后在甘(张掖)、肃(酒泉)二州创办福音医院,行医救人。当地人民为了表达对高金城的感激爱戴之情,曾赠送他一块“济世救人”的匾额。

  1922年,受冯玉祥之请,高金城到开封任伤兵医院院长。

  1926年,冯玉祥五原誓师,高金城再受冯玉祥之邀,担任第二集团军后方医院院长。

  1930年,蒋冯阎大战,冯玉祥失败出国。高金城即离开西北军到北京协和医院任外科医生。

  1932年,日本侵略者在上海制造“一•二八”事变,十九路军迸行英勇抵抗。高金城积极加入了协和医院战地医疗队,到上海救护伤员。

  1933年10月,高金城重回兰州,在齐鲁会馆(今永昌路兰州四十中)开办福陇医院。

  1936年12月,爆发了震惊中外的“西安事变”。高金城对共产党以民族利益为重,捐弃前嫌的伟大举措大为钦佩。

  1937年春,渡河西征的红西路军在河西走廊遭到马步芳、马步青等近十万骑兵和地方民团的围追堵截,无数被俘红军惨遭屠杀或监禁。

  盘踞在张掖的马家军第100师副师长、300旅旅长韩起功是屠杀红军的大恶魔。此人勾结土豪劣绅、地痞,组织地主武装民团11支、商团1支(共设大队43支,分队99支,班363支),计官兵8000余人,展开大规模搜山、清乡活动,将搜捕到的红军将士施以枪杀、刀砍、活埋、炮轰、火烧、绳子吊、挑喉、断头、甚至剥皮、挖心、取胆等酷刑。

  死在韩起功魔爪下的红军将士高达3800多人。

  张掖的东教场、牛王宫、高家庄、下滩子、十里行宫、韩家花园、义园广场、北城墙根都埋有红军的尸骨。尤其是东教场,是最为恐怖的杀人场。韩起功常在夜间大批活埋红军伤病员,先用大刀、镢头、斧子、铁锨一阵疯狂砍杀,而后不管死活,全部推进坑里埋掉。该处也因此被人们称为“万人坑”。

  据东教场附近一位名叫李成文的农民目击到活埋场景,回忆说,有一次埋人的大坑有4丈长、2丈多宽、6尺多深,推进去的人把坑都填满了,次日早晨看到大坑四周的血像水一样流向大路和旁边的地里,地上扔满了帽子、背包和布鞋,有一个女红军和两个小孩子浑身血淋淋从坑里爬出来,又被韩起功拉去埋掉……侥幸逃脱魔爪的红军将士,则流落四乡,境况凄凉。

  党中央和毛主席、周恩来副主席、朱德总司令、叶剑英总参谋长对营救和收容西路军失散人员非常牵挂和焦虑,于1937年5月在兰州建立红军办事处(后改称八路军办事处),其中的主要任务之一就是组织力量营救西路军失散人员。

  高金城义薄云天,将医院的各种家具赠给办事处作办公和住宿用,并通过各种渠道和办法营救西路军伤病员和失散人员。

  为寻找陈昌浩等红军高级指战员,高金城不畏强暴,不避艰险,不辞辛劳,顶着炙人的烈日,走遍了甘州、民乐的甘浚、龙渠、安阳、康隆寺、倪家营等区乡,向流散红军传达党的关怀,宣传抗日形势,积极收容、营救西路军流散人员。他复写了一百多张字条,上写:“中国工农红军改为十八集团军,在兰州设有办事处,地址在兰州南滩街五十四号,朱良才同志在那里接应你们。”他还宣布,失散难友如身体不好、行动不便,到甘州福音堂后门敲三下,就会有人接应。

  在高金城的努力下,大批流散红军战士得到了妥善安置。

  高金城的工作引起了敌人的注意。

  一位地下工作者告诉高金城,马步芳密谋杀害共产党员的名单上赫然写着“高金城”三个字,劝他迅速离开张掖。高金城却认为任务尚未完成,只同意支部成员分批撤离,却将自己的安危置之度外,继续留下设法营救流散红军。有同志准备回中央汇报情况,问高金城:“对党有什么要说的?”高金城一字一句地说:“我坚信共产主义。到了延安,请转告中央,我要求加入中国共产党!”然而,凶残的敌人并没有给高金城加入中国共产党的机会。

  1938年2月3日(正月初四)凌晨,韩起功的中校副官马兆祥急匆匆地来到福音堂医院,声称“韩师长得了急症,请高院长出诊”,将高金城骗到100师指挥部。韩起功见到高金城,立刻露出了凶恶的獠牙,恶狠狠地威逼高金城交出共产党员名单,交待放走了多少共党分子。

  高金城大义凛然,毫无惧色,赞扬共产党是抗日救国的民族英雄,痛斥国民党反动派是日寇的走狗,民族败类。韩起功恼羞成怒,命人挥刀斩断高金城四肢。高金城痛不欲生,没有了双手双脚的躯体在血泊里扭来扭去,却坚不屈服,骂声不绝。最后,韩起功命人将之活埋在大衙门后花园里。

  这一年,高金城先生52岁。

  韩起功杀人不眨眼,表面上看来是个狠角色,其实不然。这种人,往往色厉内荏,外表凶悍,本质却无比怯懦。

  1949年9月17日,解放军兵临张掖城下,韩起功的胆子被吓缩成了细胞干,急急忙忙地带着新娶的小老婆——大满堡民团头子张成仁的孙女窜入祁连山火烧沟台子的一个土窑洞里,企图逃过人民的制裁。

  解放军军管会治安科长范江海以其人之道还施于其人之身,派人以大满堡民团头子张成仁的名义前往韩起功的藏身之处诱骗他出来。

  韩起功信以为真,以为危险已过,套上一辆三牲马车,带着两个随从兴冲冲地往张掖县以南22里的张成仁家而来,结果却是自投罗网。

  穷途末路之下,韩起功向解放军投诚。但是在临夏军分区管押期间,他企图脱逃未遂。1950年11月转押临夏分院后,他又积极教唆、组织犯人暴动。

  1951年4月7日《甘肃日报》载:“甘肃省人民法院临夏分院及某师兼临夏分区军法处,于3月26日,联合宣判并处决了一批罪大恶极的反革命分子。

  在所处决的36名反革命匪徒中,有解放前血债累累,解放后又不接受我军宽大教育,反而策动反监暴动的原马步芳‘新编军’军长韩起功。”

  血债血偿,韩起功就此结束了他那罪恶的一生。

 

 

编辑: 邓瑞

最新相关新闻

张掖网络警
察报警平台

公共信息安
全网络监察

经营性网站
备案信息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甘肃省精神
文明建设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