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张掖网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新浪微博

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张掖网 >> 印象 >> 木塔风铃 失眠 来源:    0 人参与互动 2017年11月28日 09:31

  我生命中的许多日子是在失眠中度过的,总有些日子,或者是彻夜难眠,辗转反侧,或者是睡到半夜两三点,准时醒来,头脑异常亢奋,色彩缤纷的意念不停地在脑海里走马灯。我总是把身体翻过来翻过去,把枕头挪了又挪,掐了又掐,总想找个最佳睡眠的姿势,希望睡神再次光临。

  就这样迷迷糊糊的半睡半醒,间或闪现浅薄的梦境,像一湖涟漪被一阵清风吹散,慢慢地扩散开来。然而风过水无痕,睡意只让我浅尝辄止,就像舔了一下糖果,还没尝出滋味就无端消失。天亮了。

  就这样我总是与失眠为伍,它不知为何而来,从何处降。它不是病,不痛不痒,严重了可以吃药打针,也不是伤口,抹点软膏耐心等一等,总有完好如初的时候。不知缘起,更不知如何灭缘,它悄无声息,驻足在我的身上。压力?病变?环境太吵?杂念太多?这些被列为失眠的可能性都被我否定了。好痛苦!连续的失眠让我错觉身体的重心改变,头部加重,而脚下踩的却是海绵。感觉也变得迟钝,总是丢三落四,而且常常以血肉之躯去顶撞家具玻璃。

  于是开始尝试各种安神助眠的药,五味子、安神补心丸、睡宝、安神补脑液、太太静心口服液、脑白金等等,以及难以下咽的中药,喝遍了各种有助睡眠的药,但似乎都没有多大作用。

  每当夜色翻转进入最黑最浓的核心,灯光逐窗灭去,声音越来越单纯,只有婴啼和狗吠的时候,我总能感觉到萎缩的神经在夜色中发酵,情绪开始高昂,感官便更敏锐起来。远处细微的猫叫,在听觉里被放大成高分贝的厮杀,一只该死的蚊子,发出丝毫没有美感和品位的鼓翅声,我越听越烦躁,干脆起来追杀它,当它被拍死在墙上时,我有一种无奈。看看表,二点半!只好拿起一本小说翻看,但怎么也看不进去。原来失眠并不意味着拥有多余的时间,它要人安静地陪伴它,一如陪伴专横的情人。

  或许粗心的我弄丢了开启睡门的钥匙?睡眠成了生活的主题,时时刻刻纠缠着我,因为失去了它,我的生活像塌陷的蛋糕疲软无力。众人皆睡我独醒本来就很痛苦,更何况睡意已凝聚在前额,它沉重得让我的脖子无法负荷,我乖乖地躺在床上,模糊中感到钝重的意识不断压在身上,甜美的夜晚吻遍我的每一寸肌肤,但头脑却异常清醒。于是我试遍各种有助睡眠的方法,比如数数字、想象蓝天白云下的羊群等等,但不起任何作用。

  失眠久了,也渐渐变得坦然,失眠就失眠吧,刚好整理整理白天纷乱的思绪,顺便反省一下自己。或者趁机追追剧,逛逛淘宝,困了再睡!心理不紧张了,反而有时会睡个好觉!

  记得一次老公去同事家送东西忘了带钥匙,回来已经12点多了,我正在熟睡中,他使劲敲门,我居然没有听到,大约敲了十来分钟,我才醒来,一开门,他很生气:还说得自己失眠,睡得简直像猪!第二天,发现他的手,因为敲门已经肿了,他说,估计整个楼里的人都能听到,我居然没有醒来。我哑然!

  有时,一觉醒来,满眼的阳光灿烂,那是怎样的一种幸福啊!

  就这样失眠成了我生活的一部分,无法割舍!

 

 

编辑: 邓瑞

最新相关新闻

张掖网络警
察报警平台

公共信息安
全网络监察

经营性网站
备案信息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甘肃省精神
文明建设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