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张掖网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新浪微博

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张掖网 >> 印象 >> 木塔风铃 揣测 来源:    0 人参与互动 2017年11月28日 09:31

  星期六中午,丁少松约了老战友于友良、铁头、曾国庆在家里喝酒聚会。一道来的于友良上初三的女儿雯雯一直在书房里玩电脑,因为还要去英语补习班,所以约下午四点时分,雯雯就拽着父亲离开了。

  又猜拳喝了一阵酒后,三个战友回忆起了二十年前当兵时的难忘岁月。他们从戈壁滩的无边荒凉谈到了边陲哨所的风雪严寒,从急行军后曾国庆一次吞下六个馒头谈到老班长于友良烧开水帮铁头烫杀衬衣上的虱子……

  款款战友情,句句暖人心。结束时他们商定,从丁少松这里开始,四个老战友家各聚一次。

  不料十几天后,丁少松的妻子贾聪慧竟然发现自己家中放着的黄金手链不见了。他们一家三口把各个屋里和卫生间都翻遍了也没有找到。

  “这就怪了,”贾聪慧急得团团转,“明明放在家里的东西怎么就丢了?难道还长上翅膀飞了。”

  “你再好好想想,”丁少松一边安慰妻子一边说,“是不是放到什么地方忘了?”

  “忘什么忘?”贾聪慧气呼呼地说,“不带的时候我一直把手链和一挂珍珠项链放在卫生间的化妆盒底层里。这才带了一年呀,三千八百元的手链就没有了……”

  “这……,”丁少松也有些纳闷,“这些日子,除了爹妈来吃过一次饭,再就是上次友良他们几个老战友来喝过一次酒。难道……”

  “爹妈我不敢说,你那几个贼战友谁知道。反正现在的人,用八两秤坑舅舅什么坏事都干,见不得叫花子端大碗,眼红得很。”贾聪慧越说越气愤,“这都啥鸟人,偷战友……,噢,不是还带着个小姑娘吗?”

  “你说的这些应该不会。”丁少松不敢相信会发生这种事。

  “会不会鬼才知道,难道我白白讹你的战友?”贾聪慧说着摔上了卧室门,连晚饭也没做。

  丁少松无语,只希望妻子哪天能找到手链,一切都就烟销云散了。然而,一个多月过去仍然没有手链的踪迹,他们知道,手链真的丢了。

  谁会这么缺德?丁少松闲下来就努力回忆细细揣测那天在家聚会时的全过程。如果说手链在卫生间的化妆盒里,那天我记得于友良没有去上卫生间。但铁头和曾国庆都先后上过卫生间,就说顺手牵羊,到底是谁?

  丁少松燃上一支烟猛抽了一口,此刻他的脑海里浮现出老班长于友良当年回家探亲替自己看望父母并帮着收了两天麦子……,城里娃曾国庆知道我父亲住院的事情后,硬塞给我五百元一并寄回了家……,铁头虽家在穷山村,但每年寄来的红枣和核桃总是和战友们分享……。

  这样深厚的战友情意,怎么能干出偷窃的事?难道真如妻子所说的那样,人都会变……,他一遍一遍地揣测,又一遍一遍地否定。

  噢,对了,妻子那天提到了于友良的女儿雯雯,一个只有十五岁的小姑娘,难不成是她……,可那天她到底去没去过卫生间呢……,不过是她中途硬拽着父亲离开的……。

  丁少松不敢往下想了。

  接下来的日子里,他再未和战友们主动联系过。后来,曾国庆、于友良和铁头先后请战友们到家中聚会,他都谢绝了。

  中秋节前的一天,丁少松和妻子贾聪慧在大搞卫生。当他们用力挪开卧室的床头,竟然在地上看见了那条金灿灿的手链。

  一时间他们惊呆了。继而,贾聪慧庆幸而愧疚地说,只记得手链放在卫生间化妆盒里,不知怎么跑到了卧室床头下。很可能是自己哪次换衣服时不慎脱落在了床头缝里……,老公对不起……。

  “你……真是……差点……”此时此刻丁少松埋怨、内疚、自责一起涌上心头,他不知道自己说什么好,他后悔自己当初的揣测和对那份战友情意的小觑。

  猛然,他拿起手机找出了那几个再熟悉不过的电话号码拨打起来。

  “友良……”

  (付山林)

 

 

编辑: 邓瑞

最新相关新闻

张掖网络警
察报警平台

公共信息安
全网络监察

经营性网站
备案信息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甘肃省精神
文明建设网